繁星落城,散若浮光。
三千世界,大梦一场。
所以,是谁惊扰了谁的美梦呢?

【龙绫】爱心树

✭是兄妹甜甜的小日常!(小吗?)无cp向!没刀子!请放心食用!
✭你会发现充满了ooc。“哎绫不会这样做啦”的感觉x我也是一边写一边自我否定。
✭攒了五六篇的半篇文,终于完整填完一个。
✭国欠哥系列。
Ok的话?开始咯——

毕竟男女有别,加上为了给妹妹足够的隐私空间,自从成年后龙牙几乎再没有进过妹妹的卧室了,所以此时才如此惊讶——乐正一家人工作都极忙,所有从来不再物质上亏待自己,家里住的别墅自然是很大的,因此看到绫的房间乱到如此惨不忍睹的地步,龙牙的第一想法就是自家妹妹是怎么做到的……
龙牙生来喜欢干净整洁,甚至还有点轻微的强迫症。他的书籍和文件都是按类别先分好类,再按英文字母排好序的。他的书房一圈三座书架,整齐的像装饰一样,简直难以想象他每天都有翻看。所以看到绫这屋子分外无法忍受。
阿绫看着自家老哥的脸色,也知道他的难受,却颇为无辜的嘟了嘟嘴,没办法,她本来也不怎么爱收拾。以前还好,自从天依住过来她就发现以她的功力已经无法收拾好屋子了,干脆破罐子烂掉——和天依一起乱堆,反正屋子大,也不愁堆不下。
女孩子的东西龙牙自然不方便乱动,但是书还是可以帮忙整理的。总裁大人立刻行动起来,帮自家妹子收拾房间,顷刻倒是空出了一片地
“哎,这绘本绫你还留着呢。”龙牙一脸惊讶的摇着手里的绘本,时间久了,连厚重的封皮都有些泛黄,但书还保存的完好,一看就是主人很是爱惜。
绫正有些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听到龙牙这么说,也好奇的抬起头来:“《爱心树》,”她读着封面上的名字“是这本书啊,我可宝贝着呢,这可是哥你小时候送我的。”阿绫俏皮的眨眨眼睛。
“我送你的东西可多着呢,难得你还有一样留着。”龙牙笑骂道,随手翻着书,渐渐回忆起往事——

绫小时候是真的可爱。
水汪汪的大眼睛,毛茸茸的头发,脸上带着点婴儿肥,笑起来好像淬了糖一样甜。在加上家里的背景,明明从小淘到大的小丫头,却硬生生没受到过一次责骂,简直从小在蜜罐寄泡大的。
兄妹两人从小就合作默契。龙牙比妹妹大七岁,加上家庭用心培养,自然懂事不少,比起别人家欺负妹妹的哥哥,简直比父母还疼绫。所以一般阿绫闯了祸,都是龙牙自觉去替妹妹背锅,等家里大人斥责两句解气了,绫便蹦蹦跳跳跑过去,软绵绵的撒个娇,事情也便揭过去了。百试不爽。
所以六岁那年的事情对于绫来说真的算是刻骨铭心。
那会儿全国普遍经济低迷,各行各业都不景气,估计家里生意也不太好,父母忙的几乎回不了家,每次都等兄妹半夜睡熟才堪堪到家,天不亮又要离开。有时饭都来不及做,便委托保姆为他们烹饪。
龙牙毕竟大了,就算有些难过也能理解父母的辛苦。而小小的绫最初没什么感觉,时间就了自然越发委屈,虽然平日里父母也忙,但是这种一连一个月见不到面的情况前所未有。流着一样的血,小小绫想父母想的紧,自己的委屈也没人去管,想想就难过。
就这样一个暖洋洋的午后,绫迷蒙着眼午睡醒来,摇摇晃晃的准备去喝点水。凌晨母亲在楼梯上失手打碎了一个杯子,保姆早晨没清理干净,竟然不慎落下了一小片碎片,此时的绫正睡眼惺忪,自然没有看到,一脚踩了上去,正被滑倒。此时还有几阶楼梯,绫就这样滚了下去,一直撞到楼梯口的小茶几才被迫停了下来。
她的神情有一霎那的恍惚,她闻到了淡淡的铁锈味,看到了地毯上的猩红,之后,就是钻心的疼痛——玻璃片在她的腿上划下了长长的口子,猩红的血正争先恐后的向外涌出,脑袋撞到了茶几,一阵晕眩,她轻轻一抹脑袋,便看到满手的红色。加上从楼梯上滚下来,她全身没有哪处不疼。
父母已经许久没有归家了,哥哥在上学,就连保姆也因为看到她睡熟而偷懒回家。诺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就像全世界此时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小小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彻骨的孤独。
伤口时间久了会发炎,小阿绫不知从哪里听说过这样的话,她努力的撑起自己的身子,一瘸一拐半是爬的找到了家里的卫生箱。她呲着牙在伤口上涂上碘酒,这样一刺激,伤口更疼了。又用力缠上绷带,小小的人儿本没多少力气,绷带看上去松松垮垮的。
做完这些后,她愣在了原地,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回卧室看绘本玩玩具么,她随便一动都是钻心刺骨的疼;大哭一场发泄自己的难过么,家里只有自己一人,不会有人安慰自己,顶多是徒增孤独。阿绫便这样坐在地毯上,坐在卫生箱前,愣着。
离她最近的屋子是父母的书房。书房的门微敞,露出了整洁的书桌和角落用一块细布盖住的小保险箱——大概是因为她太小了,父母输密码是从不忌讳她,她是知道这保险箱的密码的。这时的她心中忽然腾起了一个想法,是这些东西抢走了她的爸爸妈妈!甚至未来还会抢走哥哥……
她突然站了起来,又因为一阵疼快要跌倒,她扶着墙挪到了书房里。在面前冰冷的盒子上不太熟练的拨动记忆中的密码,她打开保险箱,看到了几张写满了字的白纸。
她还不太认得字,但是这种没有图画,只是呆板的黑白字让人看着就心生烦躁。她稚嫩的手抚上了纸张,指腹轻轻用力,便是撕裂的声音。
伴随着这几张纸的撕裂,绫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快意。她忽然觉得,即使这些纸不在了父母还是不会来陪伴她。
叮咚,叮咚。绫坐在地上,听时钟慢跑的声音,很慢很静。
咔嚓,咔嚓。绫坐在地上,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心忽的很紧。
啪嗒,啪嗒。绫坐在地上,听到沉稳的脚步声,然后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暖暖的。
“哥哥……”一向顽皮的绫难得软软的唤一声哥哥,她依偎在哥哥的怀抱里,好像夜晚的飞蛾看到了唯一的灯火。
归来的少年一边抱着妹妹轻声安慰,一边扫视着杂乱的房间,努力猜测着发生了什么“哥哥回来了,没事了,睡吧。”
小姑娘扒着他的衣角,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却是怎样怎样都不肯松开。他心中叹气,绫受了伤,是理应被安慰的。他快步走到书架前,随手取了一本绘本,任妹妹趴在沙发上枕着自己的腿,拆开了包装轻声读给她听。书名很好听,叫《爱心树》。

从前有一棵大树,它和一个男孩儿是好朋友。每天男孩儿都跑来和它一起玩,他们很快乐。可是随着时光流逝,男孩儿长大了。大树感到了孤寂。一天,孩子来看大树,"我需要一些钱。"于是大树把自己的苹果给了孩子。后来又一天,长大了的孩子来了,"我需要一幢房子。"于是大树把所有的树枝都给了孩子。又过了很长时间,孩子又回来了,"我需要一条船,驾着它到远方去。"于是大树又把自己的树干给了孩子。又过了很久,已经变老了的孩子回来了。"非常抱歉,孩子,"大树说,"我现在只是个老树墩,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我现在需要的实在不多,"孩子说,"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我太累了"。于是孩子坐下了。大树很快乐。
”(内容直接粘贴自百度,可跳过)
绫通红着眼睛又哭了,他扯着龙牙的衣角不停的问“为什么呀?树明明不用这样付出的,为什么呀?”
龙牙一时懊恼,暗自责怪自己怎么拿了这样一本书。只是接着安慰她,绫也是累极了,竟一边啜泣着一边混混入睡。
龙牙看着妹妹睡着的小脸,尚存泪痕,他悄声叹气。将小姑娘放到卧室,又认真的解开被她捆的一塌糊涂的绷带,小心的消毒“真是乱来的丫头。”以后就是去处理那些文件了,头疼,龙牙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离开卧室时轻声合上房门,妹妹没什么大事就好,事情猜出来了个大概,也许是时候换个保姆了。
端坐在书桌前,龙牙小心的拼好撕碎的文件,模仿着双方的笔迹开始一点一点复原文件,父母今天应是不回来了,时间尚充裕。

后来文件造假这事儿自然是被发现了,不过合作方显然很想维持这次合作,也就没有深究,还赞了一句 贵公子小小年纪就笔迹雄厚有气势。但是兄妹俩却是被罚的颇为惨烈。
时间久了,很多事情记不清了,但绫清晰的记着,当时龙牙对她说:“没事,有事哥顶着。我,可是绫公主的爱心树啊。”
隐约记着绫当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推着他,喃喃说才不要,我们要一起承担,好好长大。

“哎,老哥,你那会可是说要守护我一辈子呢。还算不算数?”
明明感人的回忆被这么一打断,顿时没了气氛。
龙牙也不恼,笑着退后一步,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我家的小蔷薇绽放正美,在下三生有幸,自然要陪小姐 开到荼蘼。”
“啧,真恶心。”阳光洒在绫的脸上,暖洋洋的,微红。

评论(1)
热度(30)

© 星莹Murph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