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落城,散若浮光。
三千世界,大梦一场。
所以,是谁惊扰了谁的美梦呢?

【王黄】星落夜雨(壹)

古风梗,冷cp,小学生文笔,可能略ooc,介意勿入。


夜色,朦胧美好,伴随着微风吹拂迎面而来的丝丝细雨清香,若有若无的古琴声轻轻飘散在空气中。一小坛桃花酿带着迷醉的味道肆意蔓延,清爽中弥漫着微甜的味道。酒不醉人人自醉 ,色不迷人人自迷便是如此了。

指尖轻轻拨动琴弦,发出灵动清脆的声响,修长的手指如玉般晶莹。长发只用一支墨色素簪别与头顶,墨绿色的长袍似乎还散发着点点茶香,兜风上的绒毛缀在脸上,却是不及人面白净,只有一对明眸如星,将黑夜点亮。

打破这宁静美好的,是一道靓丽的冰蓝色,在朦胧的月色下飞快的划过一个半圆形的弧线,弹琴的人随手扬起手便的茶杯,快速的闪开,剑影迎面撞上茶杯,破碎了精美的细瓷和一地的茶香。双方的一切动作,发生在微毫之间。

“哇王大眼你原来早有预料啊!我说你都知道我要来杀你为什么还在这儿喝酒吃饭的不是浪费东西吗我说。还有你这茶杯好看的一看就很贵啊你怎么就把它砸碎了呢你不要给我啊我还能换上个二两银子呢我。你这不是引君入瓮呢么,你早说啊我在我府邸歇着多舒服大老远跑来你这里我容易吗,你说我容易吗白跑一趟!你这心脏程度啊,啧啧...”口中的话不停,手中冰蓝色的剑亦不曾停下,剑剑犀利非常,着实不像分心二用的样子。

一旁的青衣男子倒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手中握着随手一撇的柳枝,上面还带着丝丝绿意,面带微笑的招架着,但此时确有几分落在下风的趋势。着实,对方手中的冰蓝色的剑名曰“冰雨”,被江湖人誉为第一名剑也不可能徒有其表,岂能是一叶柳枝可以比拟?但这青衣男子丝毫不在意,退出一段距离后,随手扶过茶几上的几个瓶瓶罐罐,一旁的剑客避之不及似的退开好远,他才慢悠悠的开口“依王某所见,若是黄少将冰雨换做无声无光的剑,刺杀王某成功的可能倒是多的多。”

“我说王杰希你闲着没事拿这么多危险物品干什么啊,伤不到人伤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罪过啊,你看这一地玻璃渣......啊?大眼我跟你说过我是剑客!是当今剑圣哎我说!你那无声无息的不是刺客嘛,和着这么久你是这么看我的啊?亏我还陪你聊了这么多天的天。”

王杰希没有再接话,是的,面前的人就是江湖颇负盛名的剑圣黄少天,据世人称也是蓝雨阁最强大的攻击手。而他,是中草堂真正的堂主,之所以加这真正的三字,是因为表面中中草堂的堂主并不是他。不清楚蓝雨阁如何查到了他,如何算计出除掉他就可以从根本瓦解三大势力之一的中草堂,但这位剑圣大人已经是第三次来刺杀他了,从他至今还存活于世来看,刺杀的不太成功。不过他自己也有收获,这位剑圣并不像传言中的冷酷无情,反而是......莫名孩子气的可爱。

比如此时,黄少天已经放下了剑,一脸好奇的摆弄着他的古琴,不时啧啧称奇,对他满茶几的瓶罐也颇感兴趣,但也只知看,不知是因为礼貌还是对未知的谨慎,并没有碰那些瓶罐。不过王杰希猜测大抵是后者的原因多些罢。
剑客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容在黑夜里明媚的耀眼:“既然这次大眼你躲过去了就不算了啊,下次我们再来pk一决胜负啊。”罢了又添一句“你这琴声还怪好听的。”

剑圣的轻功自然极好,几个起落就没有了踪迹,只是隐隐约约听到远方如同散发着清茶清香的声音传来

“自然好听,因为此曲名为《凤求凰》。”

凤求凰?黄少天搓搓脑袋,翘起了一段呆毛,要赶快回去睡觉啊,大半夜都困的幻听了这。


情人节(虐狗节)快乐大家!我一个渣参加下活动就当给大大们捧场好惹QAQ
快要开学了啊

评论(1)
热度(13)

© 星莹Murph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