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落城,散若浮光。
三千世界,大梦一场。
所以,是谁惊扰了谁的美梦呢?

火车站旁的书店
❀前段时间等火车的矫情
❀推荐还是别看了,我就存个档

在喧嚣,吵闹的火车站,这里是被遗忘的寂静。
很神奇,我以为这里的书会陈旧落满灰尘——但没有,有不少包着透明薄膜的精装书,今天的时间的时报和新一期的杂志,这使我很惊奇,我总觉得,这样的小书店,应当是被遗忘在时间的角落里的。
这里的书店没有精力和意义去取写“黄金屋”“藏书轩”之类喧哗夺宠的名字,简单的书店二字后能体现出这角落的用途和一种不同的香味。
有的,一系列几十本的书,这里显然是没有充足的地方摆放的,所以只有零星,不相连的几本——这是一道菜引,有个词是什么来着,抛砖引玉。你也许会看到这一部小说中的某一个片段,你看不太懂这剧情和故事,但是却窥得了这一点阆苑的美好,在这熙攘的火车站中,你是不小心拾得宝藏的孩子。
待到你回去,集满了一系列的书时,大抵会笑一句:“嗨,最初那家小店的这系列书,还没有我有的多呢。”
卖书人是倦怠的,整个人依在椅子上,融化在椅子里。碰一张时报,喝一口温开水,看完再把时报偷偷放回去——还能接着卖。你去付款时他才微微端正,听你要来副扑克又顺手飞了一副过来。之后,又融化回椅子了。
若是在这书店看到了什么看过的书,心底难免有一阵窃喜,像是为老朋友而自豪:看吧,我看过的书是多么优秀,在这样偏僻的小书店里都能占有一席之地。
在这个小小的地方,碰到的任何人都是朋友,毕竟,在这么着急的时刻都愿意看一眼书店的人,都是痴人。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我在云南的机场也曾买过书。一本小小的,巴掌大的粉皮小书,带一个有小玻璃珠的流苏,十块钱。印的是红楼梦里的诗和判词,有点鉴赏和翻译什么的,蛮好看的,看一页可以品味很久。我让书店的小姐姐帮我盖了个纪念章,算是个纪念品,别人取笑我大老远买的却不是特产,我却很喜欢这小书。在飞机上是晚上,精神不大好,看了两眼书就坠入了星河,星河中也有玉带林中挂。
最有趣的,是看到有在门口流连的小孩子。旁边有花花绿绿的商店,他却愿意待在这样的书店旁,看一些字也认不清的书——这是这是一种血脉里流淌的笔墨香。

评论

© 星莹Murph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