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落城,散若浮光。
三千世界,大梦一场。
所以,是谁惊扰了谁的美梦呢?

【维勇】维雪飘心

去年写的生日贺文,搬运过来惹。
有ooc,文笔渣,欢迎捉虫!


正值冬季,昼短夜长,平时的早上八点正是城市苏醒之时,但现在的俄罗斯还长夜未央。
天空中零零散散的飘着雪花,没有了以往大雪纷飞的刺骨,反而温柔的像爱人的轻抚,轻轻飘散在空中只为装点这美丽的城市。
冬季仅存的绿色--松柏上前些天就挂上了鲜艳喜庆的火红色彩灯,因为天还没有亮,依然闪耀着温暖的光芒。
这一切,都不像是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寒冷的冬天之地所发生的景象。
难得的星期天,大多人还是愿意慵懒的在家中歇息,寂静的街道上人十分稀少,但大多人都会有意无意的看着一个人。
裹着厚厚的棉袄,缠着红色的围巾,吸引人的不是他不同于俄罗斯人的黄皮肤黑头发,而是他不久前就在电视中出现过好久,如果没有记错,这个人是日本人,好像叫什么胜生勇利,是花滑界一颗大器晚成的新星。最近好像还在流传着什么两个ruri霸占花滑界什么的,哪怕非花滑粉都有所涉及,自然引人注目了。
此时目光正中的小猪倒是完全不在意,他微微皱着眉头。最近维克托不知道怎么了,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导致这么久自己只有今天早上趁维克托还没有起床来“寻觅”他的生日礼物。
可是给维克托的生日礼物哎,勇力也不由得有点紧张。
自从去年送给维克托戒指已经过去了一年,但是,新的一年,礼物至少要超过去年的吧?想起去年虽然幸福到冒泡,但也还分期还到身心俱惫,勇力不仅打了个寒战。
昨晚是平安夜,大多人睡的较晚,固而店铺也像他们的主人一样没有苏醒,就算零星开了几家店铺,也大多是杂货铺便利店,显然买不到合适的礼物。天朝已经微微泛红了,但勇力却连买什么都没有想好。寒冷的冬日,勇力的头上却有一层薄汗。
完了完了完了,一年一度的生日兼圣诞节竟然无法为维克托准备一份像样的生日礼物,勇力懊恼着。其实,以勇力的细心,每年都会为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准备合适的圣诞礼物,但这次的对象是维克托,导致勇力总是觉得这件不够庄重,那件不够精美,店铺早已陆陆续续的开业了,但勇力却依然找不到应该买些什么。
后来呢,勇力还是买了一袋子各式各样的东西回去,有送给某个泰国大男孩的仓鼠,有送给某只妖精的老虎挂坠,还有送给优子小姐的首饰盒……但独独没有给他最爱的……维恰的圣诞礼物兼生日礼物。
天已经亮了,必须要在维克托起床前回去,勇力甩甩脑袋,不再多想,快步跑回家去。
-------------------------
真正的踌躇,是在家门前,天已经破晓微亮。勇力却没有用钥匙转开大门的勇气,他已经可以想象到维克托看到自己没有为他准备礼物的样子,那样温柔的维克托,一定不会指责自己吧?但自己却一点也不想看到他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他会怎么说呢?装作不知道今天是圣诞节和他的生日?或是装做他也没有准备自己的礼物?啊,果然还是温柔的抱住自己说些什么话更符合细心的他吧
明明知道没有责备,但勇力更加缺乏打开这篇门的信心。
正此时,门内飘来断断续续的话语声,散了心绪,扰了心田
“哈?你把小猪弄丢了?笨蛋维克托!”这个声音,这个语气,大抵是和自己同名的某个孩子无疑了“那家伙连俄语都不会说几句,丢了就找不回来了啊。”这……大概是关心吧?心里莫名暖暖的“喂!你倒是说话啊?丢了……就去找啊?一副颓废样给谁看啊啊啊?”等等,这样子说,维克托已经醒了?颓废?维克托?因为自己?勇力心里泛起了无尽的愧疚感,明明,可以早点回家不让大家发现担心的,真的想象不到颓废样的维克托啊……
“啊,本来想着把他看在身边就可以的……是”维克托的声音。
勇力再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同为自己没有买圣诞礼物而纠结感到懊悔。自己,怎么会这样呢?只为自己的想法纠结,而忘记了爱自己的人的感受……他一拳打在门上,真是,真是太幼稚!太不可理喻了啊!
他飞快的转开已经被自己捂热的钥匙孔,出现在了炸毛的猫和……睡意朦胧的维恰面前。这时的他,反而有些手足无措“那个……那个,我……”
他的话终被一个大大的怀抱打断了“啊!勇力啊!你终于回来了呢~”维克托的脸上满是笑容。
等等,等等,这个画风不对啊!
勇力红着脸推来挂在这里身上的人儿,转身面对尤里,迟疑的开口:“尤里奥,那个,这个给你,圣诞快乐!”
“不要叫我尤里奥!”因为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而有些发愣的尤里终于缓过神来,有些无法制止的炸毛“炸猪排盖饭你去哪了!!!不知道别人会担心吗?!”突然间,他的话语一顿,看到了自己的圣诞礼物,老虎!!!他快要抑制不住的大喊起来,还是忍住,红着脸道了一句谢。
“你说什么?”心情沉闷了一早上的勇力难免多了几分玩味的心态。
“没有听到就算了……什么都没有说!”看着炸毛的小猫飞野般的逃走,勇力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此时,他才发现,现在,只有自己面对维克托了。
面对维克托三分玩味,三分期待的眼神,他别扭的别过脸“那个……时间匆忙,每来得及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
久久没有回答,勇力终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他,嘴唇却碰上了湿热的东西,一阵缠绵后,又听到了温柔的声音:“那么早起来……离家出走,很困吧,补会儿眠?”
躺在床上,被某人抱在怀里,此时勇力终于有了困意,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心中所想:“一点也不怪我?”
抱着自己的身影紧了紧:“本来不知道如何开口,不过勇力你既然自己说了,我就……”悠长的停顿难免让人脸红心跳,勇力忍不住催促了一下,维克托才再次结果话头“这两天,是我故意让你没有机会买礼物的哦,没有想到你还是想办法去买了呢。发现你不在时,我的心里特别慌张,像缺了一块一样,直到你回来,知道你没有为我买上礼物,我的心才沉下来。”
“哈?”饶是勇力这样温和的人,也不禁有点生气了。
维克托的声音越发深沉磁性:“我想……勇力你为我挑不到礼物,是因为在乎吧?而我呢……不想让你买到礼物,是因为这次的礼物我想自己选择呢,可以吗,勇力?”轻轻的鼻音将勇力的的名字挑起,带了十分性感。
勇力不觉开始脸红心跳,还是轻轻点头“什么?”
“请成为我的圣诞礼物吧,我最爱的,勇力。”

ǐ
评论(2)
热度(17)

© 星莹Murph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