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落城,散若浮光。
三千世界,大梦一场。
所以,是谁惊扰了谁的美梦呢?

【苍歌】雪落花茶


若说世上有什么千里马最多的地方,应是边关了。这里的马可能本身算不上极致的好,但是久经沙场,都练就了一身日行千里的功夫。周身黝黑发亮的宝马配上金色的马具,闪亮而耀眼,是这满天黄沙中夺目的风景。但所有人盯着的不是这世间难得的良马,而是马上若隐若现的小小身影--浅绿色的斗篷裹成一个小团,长及腰间的黛发随风飘扬,乌黑而闪亮的眼睛好像囊括了千万星辰般,一个不应出现在这里的,长歌弟子。
“哥哥。”
背后是满天白雪作为背景,白的极致,白的荒凉。绿衣女孩回眸轻轻笑着,眉眼弯的温柔到了极致,仿佛从她的眼中,就能够看到千岛湖的青山绿水和无尽桃花。她只是轻轻的笑着,好像无论什么时候回头,她都还在哪里,不离,不弃。
其实怎么可能。
古有一句诗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所以大多人都把这雪当作和梨花相似的事物。但是,这大多是没有来过朔方的人才如此看,真正来到这漫天黄沙的边关的人,大多不会有此想--梨花太柔太软,与这如沙粒般的雪是无法比拟的。如果真的要把这雪比作什么花,白梅倒是更合适些,在冬天坚强开放,倒是和这坚强的沙雪有几分相似的味道来。只是“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白梅的神与雪虽相似,形大抵还不如梨花罢。
没有得到回答,她执拗的叫着“哥哥!”声音还是如泉水般清脆,却带了几分焦急几分撒娇。
云清河摸着自己心口处的铠甲,只有自己苍云如万年冰封的盔甲才可以让燥热的内心平静下来,他厌恶这个女孩这样纯洁天真的样子--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像去不想,就可以忘记那些撕心裂肺的痛一样。索性把这些痛铭记在心吧,越痛,就越清醒,就越冷静。但是唯独她,为何还要这样再次闯进自己的世界里,还要这样干净的微笑呢?
“依梦阁下,请唤吾将军。”他听到自己这样说。是的,如今的她其实还是改变了,她不再是那个被自己宠大惯大的妹妹朔儿,而是长歌门的小公主依梦,落笔随风,长歌依梦,多么美好的名字。美好而梦幻的残酷。
“诺,将军哥哥。”女孩的声音好像发出了轻轻的娇笑。
都斩断其实就好,一切都只是自己不够坚定罢了。



1
“将军。”远远就听到了玄甲撞击的声音,由远及近,步步慷锵有力,是独属于苍云的乐曲。
“数量。”不是问句,而是简单的陈述,只是声音异样的年轻,总觉担不起将军这个称呼。
来者有些沉默,在对方有些不耐的轻跺鞋跟后终于单膝跪地:“报!将军所领的东路歼敌四百余人,仅伤亡十余人。而西路歼敌三百人不足,伤亡……伤亡达二百余人。”对方没有答话,显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便继续说着“在下并没有质疑将军的能力,只是此时将军用了如此妙计,西路还是伤亡惨重足以证明问题。您带领的东路,但是西路却是群龙无首的。”
被称为将军的青年依然没有说话。来者便依然跪着。良久这位将军才开口:“上官兄,你又是何必逼我呢?”他叹着气“我实在信不过长歌那些文弱书生,再言是长歌门希望遣派弟子来,说不定只是当我苍云是历练之地呢?你言苍云多粗人,但不是有汝有我么”
“清河,未尝不可一试。”他没有再称将军,是以朋友的身份劝说的。上官浩是和这位云将军同年进入苍云军的,算得上知己好友,只是清河不知有何执念,本就文武双全的他上阵更是透这一种狠劲,加上他谋略出色,比不少读书人还要强上几倍,短短三年便升至将军,而他固然也算人中龙凤,但这副将之名却有几分是借清河之光。有的话彼此心知,也不必多说,他也只这一句劝说,若是云清河执意不愿,他也只是副将,定然不会多说。
“罢。”云清河叹气“长歌门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姑且一试,只要不添乱便是好的。”这个问题是近期出现的,清河依仗自己的计谋出色,将配置的军师一一遣走,而最近的狼牙军数量众多,清河便采取了分路包围的计谋。一直隐藏的问题便显露出来,清河所带领的军队一如既往的顺利,没有他所带领的军队却变通不足,伤亡虽算不上惨重,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与他以往的战绩大相径庭。
倒是一向不参与朝政战争的长歌门提出,遣送弟子相助,清河说着不相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他总有不祥的预感。他不是信命之人,只是那感觉过于强烈,便一直拖着。近来问题渐渐显著,他便想着未尝不可一试,有奇效自然是好的,哪怕没有也不过回到原点罢了。
只是为什么,早已冰冷的心突突的痛。



远远可以看到两匹骏马和前方马上的苍云军,后面的马上却好像没有任何人。云将军不知是不是为了表示尊重都出来迎接,其他苍云军已然没有不见之理,这便导致数千人迎接这样一个即将成为军师的长歌门弟子。
清河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明明还没有加冠,他却觉得自己过于苍老。明明难得好奇,却忘记了自己如今的影响,早已不是当初的小兵了。他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上官浩一个箭步下了马,从身后的马毛中刨出了一个小小的团子,又抱下了马。淡绿色的兜风上绣着精美的桃花枝,小小的人儿一头如墨黑发只用一支桃花簪斜斜的别着,小小的团子抬起了头,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如星星般闪烁的大眼睛,抿着一张小嘴轻轻的笑着。
周围顿时是一片吸气声,常言说七秀坊出美人,但着小姑娘却比起那些个七秀女弟子丝毫不逊色。而令人惊奇的是,如果没错的话,这个小小的女孩子就是长歌门推荐的军师?
然而苍云军们却来不及多想,因为这个小姑娘刚刚在地上走了几步,就露出了一截白皙的大腿,她赶忙将自己缩回斗篷,却还是瑟瑟发抖。无论如何,这样一个小女孩做出这样的动作,实在是可爱的紧也惹人心疼,大家慌忙的为小女孩披上各种衣服,也忘记了习武之人轻易不会发抖的事情。小女孩一口一声“谢谢师兄”喊的分外甜美可爱,声音清脆动听,比风铃还要好听几分。
大家手忙脚乱的忙做一团,再没有深究这样的小孩为什么会是军师,也没有注意到云将军阴暗的脸色。
良久,女孩抬起头对着云清河轻轻的笑了:“哥哥~”
“吾姓云名清河,汝唤我将军便可。”他声音冷硬,也可以感觉到其他军士微微对自己流露出的不满。
“将军哥哥,我叫依梦,请多关照哦。”
云清河闭上了眼睛,嘲笑自己刚刚的天真,其实早已物是人非了,自己刚刚怎么会觉得回到美好的曾经了呢。

评论
热度(7)

© 星莹Murphy | Powered by LOFTER